·保证贷款 ·抵押贷款 ·质押贷款 ·信用贷款
首页 关于我们企业荣誉公司业务新闻资讯常见问题诚聘英才在线留言联系我们
“江西省小额贷款公司
新闻资讯
企业新闻
行业动态
媒体关注
政策法规
媒体关注
江西"宝葫芦"非法集资3.1亿 897名公职人员放贷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2016-10-09 21:43:46 阅读次数:

 

导语:“赣州宝葫芦”曾被称为江西省最成功的主题公园、江西乡村游十大最美景点。它一度扩张版图至南昌市、宜春市,相继建起资产数以亿计的宝葫芦公司。
这样一家企业,给外界的印象实力雄厚,却多年向社会人员广泛借贷,给出的利息高达每月2%,甚至更高。一名赣州当地的债权人告诉“北京时间”她借出了70万元,仅8个月就获得14万元利息。
然而,如此高额利润造就的“致富”神话,因公司资金链断裂,在2012年底前后破灭。
赣州当地重点查办这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后发现,涉案金额达3.1亿元,大量公职人员参与其中——涉及16个县(市、区)897人,其中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88人。
目前,众多债权人多年仍未拿回足额本金。该企业破产重整以及还债,还在按相关法律程序进行。
897名公职人员向企业放贷
朱红拿着一个档案袋,里面装着厚厚地资料,包括几张借据原件以及借贷合同,多年奔波在南昌、赣州等地政府部门维权。由于借贷企业破产,老板也被抓了,至今未能足额追回本金。
她向“北京时间”提供的借据显示,她在2012年3月借给赣州宝葫芦农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州宝葫芦”)70万元,利息为每月2.5%,借期为11个月。
倘若这样的民间借贷没有发生意外,她靠这70万元本金,月息2.5%,每月可以获利17500元利息,坐收年利润30%的惊人投资回报。
她告诉“北京时间”,此前已经按期获得8个月的利息,共14万元已入账。
“就算是向银行借钱来投资放贷,也有钱赚,非常划算。”彼时的朱红不但自己借钱投资,还动员了亲朋好友一起投资。
曾华比朱红早四年就抓住了这个“致富”机遇,分多次相继借给赣州宝葫芦共58万元。他的利息是每月2%,至2012年11月,共获得利息36.38万元。曾华从一大堆资料中找出了他的借款合同,向“北京时间”展示,曾经到期本应提取的本金,他并没有拿回,而是继续放贷。
曾勇2012年2月一次性借给赣州宝葫芦100万元,每月利息2万元,一共领取了9个月。“2012年10月份之后,利息就再没付了,一共领到了18万元利息。”曾勇向“北京时间”介绍道。
陈梅最初放贷5万元,利息每月2%,“利息每个月都按时到账,后来我又追加了40多万本金放贷,利息每月就有9000多元。”陈梅对“北京时间”称,当初,她单位上三四个同事也都参与了放贷,数额都在5万元以上。
刘芳的三份与赣州宝葫芦之间的借款合同显示,她分三次放贷共18万元,月息2%,每月利息收益3600元。
“北京时间”了解到,赣州市于都县一中、二中有不少教师也参与了放贷。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表示:“我借了10万元给赣州宝葫芦,我身边也有很多老师都放了款,很多都是通过中间人放贷。”
彼时,赣州宝葫芦广泛向社会借贷,放贷渠道在赣州当地广为人知,参与放贷的债权人众多。
朱红、陈梅、刘芳等参与放贷的债权人,大多是当地机关单位的公职人员,有的还是单位的领导干部。他们本有着稳定的收入,仍禁不起高额利息诱惑,纷纷发展这一致富的“副业”。
如此高额利润造就的“财富神话”,在2012年底前后破灭,缘于宝葫芦公司资金链断裂。
当地参与放贷的债权人再未收到高额利息,本金也多年难以追回。他们身为债权人,同时也沦为集资活动中的受害人,纷纷聚集到赣州宝葫芦讨债。
赣州当地官方在发给媒体的一份《宣传资料(2014年1月)》中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非法集资问题呈上升态势,尤其一些公职人员参与其中,影响恶劣。2011年以来,挽回经济损失9428万元。重点查办了赣州宝葫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3.1亿元,涉及16个县(市、区)的897名公职人员,其中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88人。
一名债权人称,他借了60万元给赣州宝葫芦,后者把16.5万元的利息直接加本金写进借款总额,开出了76.5万元的借据。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企业资产数以亿计曾“让人放心”
获知赣州宝葫芦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后,众多债权人如同噩梦般惊醒。此前在他们的印象中,赣州宝葫芦曾实力雄厚。
“北京时间”检索资料了解到,赣州宝葫芦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金2000万元。地处赣州市章贡区水西镇,占地面积1300余亩,紧靠105国道,距市区3公里,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是一座具有郊外田园风光、浓郁乡村气息的现代绿色生态农庄,也是江西省唯一的最成功的主题公园。其先后获得了“全省园林化单位”、“赣州市园林化单位”、“现代赣州八景”之一、“江西乡村游十大最美景点”、“江西乡村游最佳人气指数奖”以及“江西十大特色美景”等称号。
2007年5月,赣州宝葫芦将版图扩大至江西省城南昌,成立南昌宝葫芦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昌宝葫芦),注册资本由起初的1000万元人民币最终变更为17962万元人民币,注册地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生米镇。
继南昌宝葫芦之后,江西靖安中部梦幻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靖安宝葫芦”)于2010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为18100万元人民币,地址在宜春市靖安县香田乡。
知情人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证实,南昌、赣州、靖安三地宝葫芦公司系同一实际控制人陆经富控制下的三家关联企业。
“那么大的企业,资产数以亿计的经济实体,每天都有很多游客去宝葫芦旅游,生意很火,借钱给他们时,就没想过他们会还不起。”朱红向“北京时间”回忆起当年放贷的想法,其他几名受访的债权人也如此表示。
多名债权人向“北京时间”出示的借款合同,都是统一的电脑打印的格式化合同。条款中称:甲方根据公司项目发展需要,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在公平、自愿、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同意乙方适量借资用于公司项目建设。
甲方就是赣州宝葫芦,格式合同都在落款处盖好了公章,乙方则为资金出借人,只要填上自己的名字,在格式合同相应的留白处填上借款金额以及利息等即可。乙方交了钱之后,会领到相应的借据。
在一份电脑打印的格式借款合同中,显示借款本金为10万元,赣州宝葫芦支付月使用费2000元,即利息高达每月2%。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县领导参与“融资”致数百人受害
庞大的企业实体作保证,再加上一传十十传百的利息准时到账的信誉,这些或许能诱使众多百姓,但为何有着更多常识和分辨能力的公职人员也经不起高息诱惑?
债权人刘芳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她最初放贷给赣州宝葫芦,是经赣州市于都县一名县领导介绍。“那个县领导给我指定的账号,让我把放贷的钱打进去,然后把格式合同带过来给我签。”刘芳称,这名县领导会在合同中落款处也签上自己的名字,作为“在场人”。
据“北京时间”了解,这名县领导系赣州于都县分管招商引资的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吴宏毅。
一名知情人向“北京时间”称,吴宏毅以儿子吴昶树的名义在赣州市于都县开了一家公司,即于都金鑫投资理财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注册资金为20万元,股东有3人,为邓建华、黄道诚、吴昶树。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为接受政府、企事业单位的委托,为国内项目合作提供居间服务;为产权交易提供信息咨询服务及居间服务;为国内投资提供经济、技术信息服务(以上项目国家明令禁止的除外)。
该公司在2007年1月27日与赣州宝葫芦签下合作协议书,协议称:“乙方(于都金鑫投资理财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在甲方(赣州宝葫芦)的投资款项人民币伍佰万元以内的金额,甲方以农庄内的西湖宾馆作为抵押;凡是乙方投入到甲方的项目款项,在合同到期后三天之内,如甲方未及时偿还,乙方有权对甲方的西湖宾馆作任意处置。”
赣州宝葫芦和于都金鑫投资理财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双方代表人陆经富和邓建华,分别在协议书上签字。“吴宏毅等人实质上都在帮宝葫芦开展大面积民间融资工作,融资对象大多是单位上班的公职人员。”知情人向“北京时间”称。
债权人曾勇告诉“北京时间”,吴宏毅曾召集不少当地公职人员参与放贷,宣称“高收益低风险”,并组织债权人集中前往宝葫芦公司实地参观,宣称“宝葫芦公司在南昌、靖安投资发展,需要大量融资”。
“吴宏毅曾亲自带队,三辆车10多个人去南昌、靖安两地参观宝葫芦项目。开车在靖安宝葫芦里面转一圈要花10多分钟,里面确实建得很好。”曾勇回忆,他们一行人当时还在靖安宝葫芦的宾馆里住了一个晚上。
在县领导的“号召”下,众多公职人员参与也不足为怪。“直到吴宏毅被抓前几天,他仍然告诉我们这些债权人说‘没什么大事,不用怕’。”一名债权人告诉“北京时间”。
据《赣南日报》2013年7月4日报道:赣州市纪委查办了于都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吴宏毅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其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致数百群众受害,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一名接近公安系统的人士向“北京时间”称,仅仅在于都县,就有吴宏毅等至少9人已经卷进宝葫芦公司案而被抓。
赣州市于都县被债权人称为宝葫芦案的“重灾区”,当地一名公务员告诉“北京时间”,案发后,当地几近全城维稳,由于涉及公职人员众多,有维稳官员认为“把这些有工作的人稳住就好办”。
企业破产本息难回
宝葫芦公司曾给债权人写下《担保承诺书》,承诺:“赣州宝葫芦向您所借的款项,增加江西靖安中部梦幻城实业有限公司(即靖安宝葫芦)全部资产和陆经福个人名下南昌宝葫芦的72%股权提供担保。公司和个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特此承诺。”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联系上宝葫芦公司一名李姓负责人,他表示“是老板(陆经富)作出的承诺,老板也被抓起来了,担保有什么用”。
知情人士向“北京时间”称,2013年前后,宝葫芦公司实际控制人陆经富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引发众多债权人集中诉讼维权。同时,由于南昌宝葫芦项目所涉及地块规划调整,暂停办理相关土地报批供应及报建手续,且土地协调、置换未能及时实现,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并产生连锁反应,最终引发宝葫芦公司整体债务危机。
一名债权人向“北京时间”提供的《赣州宝葫芦农庄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通稿(2013年11月14日)》称:“截至2013年9月,赣州宝葫芦案已侦查终结,犯罪嫌疑人陆经富等25人已移送当地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公安机关在办案中已冻结犯罪嫌疑人房产84处、土地5宗,扣押非法所得300余万元。”多名债权人也表示2013年前后曾收到一条发自当地有关部门,内容相同的手机短信通告。
赣州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在2014年8月12日对外界公开回复称:“赣州宝葫芦农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时间跨度长、涉案金额大、涉案人数多,引起社会普遍关注。鉴于案件涉及南昌、赣州、靖安三地,省处非领导小组确定先由省高级人民法院协调资产置换工作,再进行性质认定,依法依规开展案件处置。8月5日,上犹县人民法院已开庭审理了宝葫芦实际控制人陆经富案,南昌宝葫芦公司土地置换工作也正在进行当中。”
昔日的“南昌宝葫芦”如今已拆除
据《江南都市报》报道,南昌宝葫芦由红谷滩新区管委会以九龙湖新城的500亩土地置换的方式收购,于2014年1月停业并随后拆除。如今,南昌宝葫芦原址是万达文化旅游城的重要区域。
据知情人士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介绍,在宝葫芦公司出现危机后,实际控制人陆经富为整合公司资产,在关联公司间采取了大量资金转移、债务承担等风险应对措施,但最终仍未能有效解决债务危机。三地宝葫芦公司先后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2015年11月1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5)赣破(预)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了南昌宝葫芦破产重整一案,并在2015年12月22日接着以第2号、第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赣州、靖安两地宝葫芦重整申请。裁定将南昌、赣州、靖安三地宝葫芦公司合并重整。2015年12月23日,江西省高院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为三地宝葫芦公司的共同管理人,具体负责重整工作。
“北京时间”了解到,宝葫芦公司管理人在2016年3月已经制定了宝葫芦公司合并重整计划(草案),并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债权人朱红告诉“北京时间”,宝葫芦公司管理人目前拿出的处理方案,是把债权人累计领取的所有利息,视作已经偿还的本金,剩余的本金则分期偿还,这一方案被称为“本息剥离方案”。
朱红对“北京时间”表示,她已经在2016年5月26日领到了尚欠本金的23%左右,之后在9月12日再次领到尚欠本金的16%左右,剩下的本金以后再还,“应该是继续分期偿还本金吧”。
曾华则拒绝了宝葫芦公司管理人的“本息剥离”方案。“我本金58万元,已经领了36.38万元利息,如果按‘本息剥离’,我的本金就剩下20多万元了,那我宁愿不领,”曾华对“北京时间”表示,“很多人都领了两次钱了,我一分钱都没领,不给我算利息我就不领本金。”
像朱红一样接受宝葫芦公司还债方案的债权人,对本金足额追回翘首以盼,而像曾华一样拒绝宝葫芦公司还债方案的债权人则仍在奔走维权。
在南昌东湖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中,一名债权人借给宝葫芦公司160万元,月息2%,判决称:“本院认为:被告宝葫芦公司向原告借款160万元,并约定月息2%,有其出具的借款合同及借条、银行凭证,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双方约定的月息未超过法定上限,故原告要求被告宝葫芦公司归还借款本息,本院予以支持。”
江西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晟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月息2%确实属于高额利息,接近银行利率的4倍,但根据相关法规并没有超过年利率36%的上限,所以在法律层面还不属于高利贷。
对于公职人员放贷,曹晟表示:“在法律上只要资金合法,利息未超过银行利率4倍,应该算不上违法,但肯定违反党纪,可以追究公职人员违纪责任。”
目前,宝葫芦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相关责任人的全部处理结果还未对外公布。宝葫芦公司破产重整以及还债,还在按相关法律程序进行。

 导语:“赣州宝葫芦”曾被称为江西省最成功的主题公园、江西乡村游十大最美景点。它一度扩张版图至南昌市、宜春市,相继建起资产数以亿计的宝葫芦公司。

      这样一家企业,给外界的印象实力雄厚,却多年向社会人员广泛借贷,给出的利息高达每月2%,甚至更高。一名赣州当地的债权人告诉“北京时间”她借出了70万元,仅8个月就获得14万元利息。      然而,如此高额利润造就的“致富”神话,因公司资金链断裂,在2012年底前后破灭。

      赣州当地重点查办这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后发现,涉案金额达3.1亿元,大量公职人员参与其中——涉及16个县(市、区)897人,其中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88人。

目前,众多债权人多年仍未拿回足额本金。该企业破产重整以及还债,还在按相关法律程序进行。
897名公职人员向企业放贷
朱红拿着一个档案袋,里面装着厚厚地资料,包括几张借据原件以及借贷合同,多年奔波在南昌、赣州等地政府部门维权。由于借贷企业破产,老板也被抓了,至今未能足额追回本金。
她向“北京时间”提供的借据显示,她在2012年3月借给赣州宝葫芦农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赣州宝葫芦”)70万元,利息为每月2.5%,借期为11个月。
倘若这样的民间借贷没有发生意外,她靠这70万元本金,月息2.5%,每月可以获利17500元利息,坐收年利润30%的惊人投资回报。
她告诉“北京时间”,此前已经按期获得8个月的利息,共14万元已入账。
“就算是向银行借钱来投资放贷,也有钱赚,非常划算。”彼时的朱红不但自己借钱投资,还动员了亲朋好友一起投资。
曾华比朱红早四年就抓住了这个“致富”机遇,分多次相继借给赣州宝葫芦共58万元。他的利息是每月2%,至2012年11月,共获得利息36.38万元。曾华从一大堆资料中找出了他的借款合同,向“北京时间”展示,曾经到期本应提取的本金,他并没有拿回,而是继续放贷。
曾勇2012年2月一次性借给赣州宝葫芦100万元,每月利息2万元,一共领取了9个月。“2012年10月份之后,利息就再没付了,一共领到了18万元利息。”曾勇向“北京时间”介绍道。
陈梅最初放贷5万元,利息每月2%,“利息每个月都按时到账,后来我又追加了40多万本金放贷,利息每月就有9000多元。”陈梅对“北京时间”称,当初,她单位上三四个同事也都参与了放贷,数额都在5万元以上。
刘芳的三份与赣州宝葫芦之间的借款合同显示,她分三次放贷共18万元,月息2%,每月利息收益3600元。
“北京时间”了解到,赣州市于都县一中、二中有不少教师也参与了放贷。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表示:“我借了10万元给赣州宝葫芦,我身边也有很多老师都放了款,很多都是通过中间人放贷。”
彼时,赣州宝葫芦广泛向社会借贷,放贷渠道在赣州当地广为人知,参与放贷的债权人众多。
朱红、陈梅、刘芳等参与放贷的债权人,大多是当地机关单位的公职人员,有的还是单位的领导干部。他们本有着稳定的收入,仍禁不起高额利息诱惑,纷纷发展这一致富的“副业”。
如此高额利润造就的“财富神话”,在2012年底前后破灭,缘于宝葫芦公司资金链断裂。
当地参与放贷的债权人再未收到高额利息,本金也多年难以追回。他们身为债权人,同时也沦为集资活动中的受害人,纷纷聚集到赣州宝葫芦讨债。
赣州当地官方在发给媒体的一份《宣传资料(2014年1月)》中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非法集资问题呈上升态势,尤其一些公职人员参与其中,影响恶劣。2011年以来,挽回经济损失9428万元。重点查办了赣州宝葫芦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3.1亿元,涉及16个县(市、区)的897名公职人员,其中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88人。
一名债权人称,他借了60万元给赣州宝葫芦,后者把16.5万元的利息直接加本金写进借款总额,开出了76.5万元的借据。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企业资产数以亿计曾“让人放心”
获知赣州宝葫芦资金链断裂的消息后,众多债权人如同噩梦般惊醒。此前在他们的印象中,赣州宝葫芦曾实力雄厚。
“北京时间”检索资料了解到,赣州宝葫芦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金2000万元。地处赣州市章贡区水西镇,占地面积1300余亩,紧靠105国道,距市区3公里,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是一座具有郊外田园风光、浓郁乡村气息的现代绿色生态农庄,也是江西省唯一的最成功的主题公园。其先后获得了“全省园林化单位”、“赣州市园林化单位”、“现代赣州八景”之一、“江西乡村游十大最美景点”、“江西乡村游最佳人气指数奖”以及“江西十大特色美景”等称号。
2007年5月,赣州宝葫芦将版图扩大至江西省城南昌,成立南昌宝葫芦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昌宝葫芦),注册资本由起初的1000万元人民币最终变更为17962万元人民币,注册地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生米镇。
继南昌宝葫芦之后,江西靖安中部梦幻城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靖安宝葫芦”)于2010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为18100万元人民币,地址在宜春市靖安县香田乡。
知情人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证实,南昌、赣州、靖安三地宝葫芦公司系同一实际控制人陆经富控制下的三家关联企业。
“那么大的企业,资产数以亿计的经济实体,每天都有很多游客去宝葫芦旅游,生意很火,借钱给他们时,就没想过他们会还不起。”朱红向“北京时间”回忆起当年放贷的想法,其他几名受访的债权人也如此表示。
多名债权人向“北京时间”出示的借款合同,都是统一的电脑打印的格式化合同。条款中称:甲方根据公司项目发展需要,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在公平、自愿、互利互惠的基础上,同意乙方适量借资用于公司项目建设。
甲方就是赣州宝葫芦,格式合同都在落款处盖好了公章,乙方则为资金出借人,只要填上自己的名字,在格式合同相应的留白处填上借款金额以及利息等即可。乙方交了钱之后,会领到相应的借据。
在一份电脑打印的格式借款合同中,显示借款本金为10万元,赣州宝葫芦支付月使用费2000元,即利息高达每月2%。图/北京时间 尹志艳
县领导参与“融资”致数百人受害
庞大的企业实体作保证,再加上一传十十传百的利息准时到账的信誉,这些或许能诱使众多百姓,但为何有着更多常识和分辨能力的公职人员也经不起高息诱惑?
债权人刘芳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她最初放贷给赣州宝葫芦,是经赣州市于都县一名县领导介绍。“那个县领导给我指定的账号,让我把放贷的钱打进去,然后把格式合同带过来给我签。”刘芳称,这名县领导会在合同中落款处也签上自己的名字,作为“在场人”。
据“北京时间”了解,这名县领导系赣州于都县分管招商引资的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吴宏毅。
一名知情人向“北京时间”称,吴宏毅以儿子吴昶树的名义在赣州市于都县开了一家公司,即于都金鑫投资理财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注册资金为20万元,股东有3人,为邓建华、黄道诚、吴昶树。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为接受政府、企事业单位的委托,为国内项目合作提供居间服务;为产权交易提供信息咨询服务及居间服务;为国内投资提供经济、技术信息服务(以上项目国家明令禁止的除外)。
该公司在2007年1月27日与赣州宝葫芦签下合作协议书,协议称:“乙方(于都金鑫投资理财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在甲方(赣州宝葫芦)的投资款项人民币伍佰万元以内的金额,甲方以农庄内的西湖宾馆作为抵押;凡是乙方投入到甲方的项目款项,在合同到期后三天之内,如甲方未及时偿还,乙方有权对甲方的西湖宾馆作任意处置。”
赣州宝葫芦和于都金鑫投资理财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双方代表人陆经富和邓建华,分别在协议书上签字。“吴宏毅等人实质上都在帮宝葫芦开展大面积民间融资工作,融资对象大多是单位上班的公职人员。”知情人向“北京时间”称。
债权人曾勇告诉“北京时间”,吴宏毅曾召集不少当地公职人员参与放贷,宣称“高收益低风险”,并组织债权人集中前往宝葫芦公司实地参观,宣称“宝葫芦公司在南昌、靖安投资发展,需要大量融资”。
“吴宏毅曾亲自带队,三辆车10多个人去南昌、靖安两地参观宝葫芦项目。开车在靖安宝葫芦里面转一圈要花10多分钟,里面确实建得很好。”曾勇回忆,他们一行人当时还在靖安宝葫芦的宾馆里住了一个晚上。
在县领导的“号召”下,众多公职人员参与也不足为怪。“直到吴宏毅被抓前几天,他仍然告诉我们这些债权人说‘没什么大事,不用怕’。”一名债权人告诉“北京时间”。
据《赣南日报》2013年7月4日报道:赣州市纪委查办了于都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吴宏毅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其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致数百群众受害,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一名接近公安系统的人士向“北京时间”称,仅仅在于都县,就有吴宏毅等至少9人已经卷进宝葫芦公司案而被抓。
赣州市于都县被债权人称为宝葫芦案的“重灾区”,当地一名公务员告诉“北京时间”,案发后,当地几近全城维稳,由于涉及公职人员众多,有维稳官员认为“把这些有工作的人稳住就好办”。
企业破产本息难回
宝葫芦公司曾给债权人写下《担保承诺书》,承诺:“赣州宝葫芦向您所借的款项,增加江西靖安中部梦幻城实业有限公司(即靖安宝葫芦)全部资产和陆经福个人名下南昌宝葫芦的72%股权提供担保。公司和个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特此承诺。”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联系上宝葫芦公司一名李姓负责人,他表示“是老板(陆经富)作出的承诺,老板也被抓起来了,担保有什么用”。
知情人士向“北京时间”称,2013年前后,宝葫芦公司实际控制人陆经富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引发众多债权人集中诉讼维权。同时,由于南昌宝葫芦项目所涉及地块规划调整,暂停办理相关土地报批供应及报建手续,且土地协调、置换未能及时实现,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并产生连锁反应,最终引发宝葫芦公司整体债务危机。
一名债权人向“北京时间”提供的《赣州宝葫芦农庄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通稿(2013年11月14日)》称:“截至2013年9月,赣州宝葫芦案已侦查终结,犯罪嫌疑人陆经富等25人已移送当地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公安机关在办案中已冻结犯罪嫌疑人房产84处、土地5宗,扣押非法所得300余万元。”多名债权人也表示2013年前后曾收到一条发自当地有关部门,内容相同的手机短信通告。
赣州市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在2014年8月12日对外界公开回复称:“赣州宝葫芦农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时间跨度长、涉案金额大、涉案人数多,引起社会普遍关注。鉴于案件涉及南昌、赣州、靖安三地,省处非领导小组确定先由省高级人民法院协调资产置换工作,再进行性质认定,依法依规开展案件处置。8月5日,上犹县人民法院已开庭审理了宝葫芦实际控制人陆经富案,南昌宝葫芦公司土地置换工作也正在进行当中。”
昔日的“南昌宝葫芦”如今已拆除
据《江南都市报》报道,南昌宝葫芦由红谷滩新区管委会以九龙湖新城的500亩土地置换的方式收购,于2014年1月停业并随后拆除。如今,南昌宝葫芦原址是万达文化旅游城的重要区域。
据知情人士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介绍,在宝葫芦公司出现危机后,实际控制人陆经富为整合公司资产,在关联公司间采取了大量资金转移、债务承担等风险应对措施,但最终仍未能有效解决债务危机。三地宝葫芦公司先后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2015年11月11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2015)赣破(预)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了南昌宝葫芦破产重整一案,并在2015年12月22日接着以第2号、第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赣州、靖安两地宝葫芦重整申请。裁定将南昌、赣州、靖安三地宝葫芦公司合并重整。2015年12月23日,江西省高院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为三地宝葫芦公司的共同管理人,具体负责重整工作。
“北京时间”了解到,宝葫芦公司管理人在2016年3月已经制定了宝葫芦公司合并重整计划(草案),并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债权人朱红告诉“北京时间”,宝葫芦公司管理人目前拿出的处理方案,是把债权人累计领取的所有利息,视作已经偿还的本金,剩余的本金则分期偿还,这一方案被称为“本息剥离方案”。
朱红对“北京时间”表示,她已经在2016年5月26日领到了尚欠本金的23%左右,之后在9月12日再次领到尚欠本金的16%左右,剩下的本金以后再还,“应该是继续分期偿还本金吧”。
曾华则拒绝了宝葫芦公司管理人的“本息剥离”方案。“我本金58万元,已经领了36.38万元利息,如果按‘本息剥离’,我的本金就剩下20多万元了,那我宁愿不领,”曾华对“北京时间”表示,“很多人都领了两次钱了,我一分钱都没领,不给我算利息我就不领本金。”
像朱红一样接受宝葫芦公司还债方案的债权人,对本金足额追回翘首以盼,而像曾华一样拒绝宝葫芦公司还债方案的债权人则仍在奔走维权。
在南昌东湖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中,一名债权人借给宝葫芦公司160万元,月息2%,判决称:“本院认为:被告宝葫芦公司向原告借款160万元,并约定月息2%,有其出具的借款合同及借条、银行凭证,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双方约定的月息未超过法定上限,故原告要求被告宝葫芦公司归还借款本息,本院予以支持。”
江西京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曹晟向“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dc)表示,月息2%确实属于高额利息,接近银行利率的4倍,但根据相关法规并没有超过年利率36%的上限,所以在法律层面还不属于高利贷。
对于公职人员放贷,曹晟表示:“在法律上只要资金合法,利息未超过银行利率4倍,应该算不上违法,但肯定违反党纪,可以追究公职人员违纪责任。”
目前,宝葫芦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相关责任人的全部处理结果还未对外公布。宝葫芦公司破产重整以及还债,还在按相关法律程序进行。
关于我们 | 企业荣誉 | 公司业务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 诚聘英才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6 鹰潭市信江广达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分辨率:1024 * 768 备案号:赣ICP备16009094号-1
地址:江西省鹰潭市沿江路滨江明珠B1-05-10
Email: 215183862@qq.com 服务热线:0701-6684972/6684976 传真:0701-6684981